關於部落格
透過文字和圖片,紀錄曾有過的美好一切......
  • 211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探討與賞析《蝴蝶春夢》中的愛的形式

探討與賞析《蝴蝶春夢》中的愛的形式   本書的原名為《THE COLLECTOR》,意指搜捕者,收集捕捉某些特定事物的人。而主角本身就是個喜愛收及蝴蝶標本的人,在他的收藏裡有著各式各樣的蝴蝶,這邊一開始就暗喻了,就某方面來說主角是個有戀物癖傾向的人,而這樣的人在精神方面,往往都會對某些事物特別的執著,繼而做出些讓人感到恐怖,或是超出一般世俗所能理解的舉動。而佛瑞德則是在對自己喜愛的人,有著一種近乎變態的執著,他執著的方式就是像收集蝴蝶一般,把他所愛的人收集起來,一種只想到自己沒考慮到對方感受,及近瘋狂的同時也很霸道的愛的方式。而作者再書中也埋下了一個伏筆,就是佛瑞德喜歡畸變種的蝴蝶,在這我個人是認為,暗指著佛瑞德他對愛的看法也是畸型且易於常人的。   蝴蝶這個意像在東西方都常被使用,而他本身所代表的「文化符碼」也會因為古今中外、生活環境、時代背景而有所不同。不可否認的一點是蝴蝶的形象確實是既高貴又飄邈,同時也帶了點神秘感。看蝴蝶春夢,不禁讓人想到了古老中國的<梁祝>這段淒美的愛情故事,結局男女主角化蝶雙飛,在此和《蝴蝶春夢》一書中的意像完全相反。前者是帶有點莊周夢蝶的唯美浪漫,將世間上最無解的愛情,以死後化蝶不離不棄的方式,見證了愛情的堅貞;而後者乃是用極為變態的手法,將人以收集美麗蝴蝶標本的方式收藏起來,如同文中佛瑞德自己提到的,他會拿出他迷昏米蘭達後所拍的照片慢慢欣賞,因為它們不會對他嘮叨,因此他喜歡將米蘭達迷昏然後擺出各種姿勢,在拍照下來,就如同他將美麗的蝴蝶固定做成標本那般收藏起來。   與其說佛瑞德要的是米蘭達的愛,那倒不如說他要的是他心中理想的,如同蝴蝶標本那般,死的那一剎那停留在最美的時刻,他愛的是這個,所期盼的也是這麼樣的剎那之美,不論蝴蝶(米蘭達)愛不愛他,當她們成為標本之後也都不重要了,因為佛瑞德可以永遠的收藏著她們。而米蘭達自身呢?從她自白的日記當中,也隱約的發現她所謂的愛一個人,也只是向崇拜迷戀般的在欣賞讚嘆著一件舉世無雙的藝術品,米蘭達愛一個人的觀念某方面來說,也是非常自我非常自私的,這點或許和佛瑞的有點雷同。但是就真的如同楊照先生解析書中「我們不可能在距離更遠了,因為我們曾經裸裎相見。」,這句話的最後結論「是的,這樣兩個人,不可能在距離更遠了。」那般,他們真的不可能在距離更遠了嗎?   在這讓我想到了個詩句「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就我個人的解釋是,不論今天佛瑞德的愛是不是只是單一方向的,或是不容於俗世的變態,更直接點的他的愛的形式可以說成是某種戀物的傾向,但是米蘭達始終都沒有認同過他,更沒有真正的發自內心接受過、了解他,而佛瑞德本身也沒有真正的去了解過米蘭達的感受,去認同米蘭達的想法,雙方在這點上的交集可以稱得上是零的情況之下,那麼即使是裸裎相見即使是同床而睡,還有什麼比這樣的距離還遙遠?他們對對方的認知,都只是從對方口中聽到然後自我的想像、扭曲,他們都只在自己的世界中,愛自己世界裡的那個想像出來的米蘭達(G‧P‧),佛瑞德(米蘭達)之於米蘭達(佛瑞德),米蘭達之於G‧P‧又何嘗不是如此?在形式上,這兩個有個類似想法又同時理解了自己所求的人,或許這樣的距離是最近的,但在心靈互動上,這兩個人的距離卻是遠的不能在更遠了。   這樣絕對且佔有的愛,其實或多或少都曾在每個人的心中出現過,每個人心中其實都曾渴望過將自己最愛的那個人囚禁起來,以一種近乎變態、獨裁、收藏的方式愛一個人,只是道德規範不允許,通常自我良知也不允許,但是符傲思寫出了人們心中最深層的渴望,毫無保留的將眾人曾幻想過的、在夢中出現過的、最不為人知的,赤裸裸的描繪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