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文字和圖片,紀錄曾有過的美好一切......
  • 211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麗之後,反璞歸真>

  小時候,總是以代表班級出去參加作文比賽或是演講比賽為榮,現在依舊如此,只是看法不同。那時候很努力很努力的往上爬,希望可以在這方面獲得更高的名次,更多的肯定,可惜一直努力到高中才代表學校出去比賽。過程很辛苦,卻從來沒有後悔踏上這條路,也沒有後悔將人生最初的階段,奉獻給了文學。國小時的努力,國中時校刊上張貼的文章,到高中出去比賽,還有大學時領導小組的副刊小專題,每個階段每個階段我都得到了肯定,這一年來回首這些,我有了很深的感觸。   煉字、用典,寫些奇怪的文句,刻意刻劃的篇章,我的文章儼然是現代駢體文,繁華卻不見得有深刻的內容,那時還不懂,但是卻很熱在其中,一心想找到屬於自己的文章風格,特有的創作特色,也確實讓我成功了,模擬考的作文,就算已封上名字,他人還是看得出哪篇是我的文章,隨手寫的小品文,也能看出屬於我的風格,卻也在這時讓我遇到了障礙,一位我敬愛的老師點出或許我早已發現,卻也不願承認的事實,我一直以為只要努力就可以改變的事實──我沒有當作家的創作天份,不論如何努力,我也無法再有所提升。這真是無與倫比的打擊,這時我高中將要畢業。   上大學後,我幾乎停止隨筆的寫作,只針對課堂上的作業需要,除了本身無法跨越的問題之外,更因進入中文系後,學到大量的理論和創作手法,扼殺了我微乎其微的創作天份,讓我對寫作的熱愛一度沉眠,接著對自我產生疑問。不過在畢業前一年,我學會接受和面對事實,也因此發現自我的另一項特長──分析,其實早在高中時期就顯現出這樣的特長,最好的例子就是我幫朋友修改新詩,不過與其是說修改,倒不如說是給他點意見,重新將他的文字刪除及排列,然後他的作品第一名我第二名,還真是讓我很無言。不單如此國文老師出的申論題,我總是百分之九十的命中她會出的地方,編輯校刊時我也有能力寫一篇完整的小主題。   在大三的階段,報紙副刊研究的小專題,讓我更是再次肯定了我的分析與組織能力,而後在畢業之後的半年內,我可以輕易(或許這詞有點狂妄了)的看出表妹的新詩裡面,那首被修改修正過,而哪首沒有,而修正過的那首詩裡面哪些句子有修改過而哪些又沒修改過,我一一向原作者求證,果然無誤,這是幾個比較明顯的驗證過程,至於細項也許哪天我會心血來潮的紀錄一下。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放棄創作,只是換了個較為內斂的方式,不再那樣的大開大合,那樣的精工於技巧。   那麼我失去了我的風格和特色了嗎?其實我曾經一度質疑和害怕過,但其實不然,我的架構技巧早在早年就因為長期的訓練而內化,正因為這樣我一直很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堆人寫作需要打草稿,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可笑的過程,因為我是能一邊寫一邊想一邊架構好文章的人,所以當我不加思索的完成在校生致達詞,以及某位網友能從二十幾個人的心得分享中,找出我的作品時,就給了我肯定,原來我已經學會將自我特有的思想,轉化為我個人專屬的文字,我不需要再刻意的煉字用典,也能呈現出屬於我的味道。   直到這時我才真正的體悟到,所謂的創作所謂的演講他的本質真的很單純,就只是將你心中所想用文字或是語言精確的表達出來,如此而已,如果你現在我問技巧重要嗎?我真的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那只是個過程,也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某位好友在我高中時曾對我提過的,放下我曾有的從頭開始,但不是要我完全拋棄,他不是這個領域的人卻早熟的看得比我還透徹,我想這就是老莊思想上的「無為而無不為」。但是別看我這麼說很簡單,要真的打從心裡懂這點真的需要時間,這大概就是佛學上說的頓悟了,必需要跳脫既有的框架,才有辦法更進一步,儒釋道果然為一家啊!(抱歉有點離題了)   但是對於還沒到這個階段的人,技巧文法理論還是有他存在的必要性,簡單來說這是根基,當你根基打好了之後就是隨自己發揮了。現在我的文章就是這麼樣的平淡,這麼樣的自然,但是我曾有過的技巧,依舊隱藏於字句之後,我還是寫得出華美的詞句,還是知道如何用典,但是卻不再是我主要的表達方式了,因為我懂得如何用精確的文字和語言樸實卻豐富的表達我的想法,這是我這十幾年來最大的收穫,用生命和經歷的體悟,對我而言或許有點晚,但是師長們都說,沒有所謂的早晚,只是每個人領悟的時間不同,而有些人終其一生也許都無法明白。是的,我很慶幸我是跨越過去的其中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