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文字和圖片,紀錄曾有過的美好一切......
  • 21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評管仲論>

  

  蘇洵這篇文章的論點頗為獨到。自古對管仲的評價皆稱他為一代名臣,輔佐齊桓公九會諸侯、一匡天下,造就了齊國春秋五霸的威名。但蘇洵卻從人才治國的角度,指責管仲臨死之前未能舉薦賢才以自代,造成小人得勢之局,致使齊桓公被豎刁、易牙、開方等人迷惑,管仲一死,後繼無人,齊國就此一敗塗地。論中提到:「夫功之成,非成於成之日,蓋必有所由起;禍之作,不作於作之日,亦必有所由兆。」由此看來,齊國的強盛不能由管仲算起,而要從知人善薦的鮑叔牙算起;齊國的衰落也不能從豎刁易牙算起,而要從不能在活著的時候及早除掉這三人的管仲為相任內算起。
  確實,一個眼光遠大的名臣,不唯能為自己的君主打造百年基業,更應設法為君主的國家謀求萬世之功。鮑叔牙能獨具慧眼地推薦管仲,但管仲死前,齊桓公問他何人可以繼位為相,管仲竟推舉不出賢才來!是國家有人才但管仲不薦,還是真的無人才可薦?若是不薦,孔子指責的「管仲小器」實在不冤枉;若真的無人可薦,那不禁要質疑管仲這些年來為何疏於發掘和培植人才,致使一國只能用一相?真正的人才不僅要有手段,更要有前瞻眼光,管仲的眼光只放在制霸,而不能為之計畫長遠,器量明顯不足。只是齊國的衰落並非管仲一人可負全責。豎刁、易牙、開方是何許人?豎刁為了迎合齊桓公,不惜自宮做了太監,服侍桓公起居;易牙是個廚師,不惜烹殺親兒以博得桓公的寵愛;開方是魏公子,不惜拋棄母國來侍奉桓公。管仲曰:「三子者自刑以近君,去親殺子以求合,皆非人情,難近。」桓公不聽,卒以亂齊,這三人只靠奴顏婢膝就可以得到君王寵信,國君本身難道沒有責任嗎?齊桓公能不計前嫌重用管仲,顯現出他原本當有成為明君的器度,此時若將無人才可用的責任全部歸罪於管仲,未免忽略了齊桓公「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的責任。
  一個人若貪圖身衣口食、聲色享受,其慾望也多,氣格必不正,孔子批評管仲「小器」、因其豪奢僭禮。故即便桓公「聲不絕於耳,色不絕於目」,管仲也未加以勸阻,以致給了豎刁等人潛藏發展的空間。由此看來,管仲雖有輔弼之才,卻不足以稱為「賢」。賢才和賢君本應相輔相成,有賢才方可輔出賢君,有賢君才能重用賢才,但齊桓公用管仲的目的在使自己富國強兵,管仲輔佐齊桓公的目的在於發展一己長才,成就一己功業。私以為齊桓公和管仲之間的關係,是二人之間各取所需的利益互惠關係,而非明君賢臣之間互相託付家國大事的關係,因為一個真正為國為民的良才,絕不會將國家置於自己的股掌之中,而不思及培育國家長治久安的資本。
  蘇洵有一點說的好:齊國怕的不是有豎刁、易牙、開方,真正該怕的是沒有管仲這等既受國君重用、又能治國的強悍人才來壓制小人的蠢蠢欲動。齊桓公是個霸主,卻不是明君;同理,管仲是個霸才,而非賢才。齊國在他手中繁盛一代,在他死後衰敗凋零,當是其來有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