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文字和圖片,紀錄曾有過的美好一切......
  • 211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預言>2

想想,不知從何起,我迷戀上黑夜中的那絲靜謐,闇夜中的一切似乎都充滿了無靜的想像,那是種奔騰不止的魔力。
是夜啊!她讓我散落一地的紙張活了起來,一個個只說一半的故事和同樣紀錄了一半心事的散文,又接下去編織傾訴著。「咕嗚……咕嗚……」牆上的鐘敲響清晨四點未亮的天,我伸了個懶腰後便往廚房走去,準備找點喝的,在經過餐廳的途中,一路上躲躲閃閃地避開各式書籍,同時還發現今早,不,該說是昨天早上才對,有幾通留言。「嗶!」我將留言鍵按下,便往廚房走去。
「夢夢,是我童歡別忘了明晚的聚會。」
「嗶!小夢,是我澄澄,明晚聚會切記!」
「嗶!若夢,是我小編,不要切我的留言,我是要提醒妳別忘了寫……喀!」離結稿還有將近一個月,就打來催,我當然切掉。
「嗶!夢,是我襲晨,明天聚會我六點半去接妳,勿忘,別睡過頭了。」是她,那個送燈人終於回來了。
我將水杯放在餐桌上,耳邊聽到久違的聲音,令我想起許多過往的事情,那半塵封的回憶。我走回房間將天要穿的衣服準備好,便直接倒向床的位置,閉上眼後腦中閃過無數的片段。
須臾間,我有種恍神的不真實感,我而發呆,時而回想,意識逐漸模糊,朦朧間我好似又聽到「咕嗚咕嗚….咕嗚」那鐘響,現在到底是五點還是六點呢?我打了個哈欠,便沉入夢鄉。
    *               *                *
  「夢……若夢起來啦!」
  「哈啊!晨,什麼事,我才睡沒多久妳就叫我」話才說完,我趴下去又想接著睡。
  「還睡,國文老師找妳啦!還不快去。」晨她把我拉起來,催促著我。
  「什麼!」我馬上清醒往辦公室快速的衝去,但是,隱約間總覺得不對勁,以及有些許的空間錯亂感,噢!也許是我睡昏了。當我到達老師的辦公處時,我發現她的桌上已放了一份報紙,她意示我找張椅子坐下,當我坐到她身旁時,她將那份報紙的副刊遞給我看。
  那是一則和某個小說獎有關的評論,徵稿的對象就是指定我們這些高中職的學生,這時我大約知道她找我來是想和我說些什麼了,當我還在揣測時,她便已開口證實了我的想法:「這次的徵稿在整個文壇及高中造成很大的轟動,因為不只是作家們在找尋新的創作者,同時也是為了更加了解學子青年們的想法……
  我點了點頭,她又接下去說:「若妳將來是想走這條路,那麼妳就必須要再看更多的書,妳最令我擔心的就是很多該看的書都沒看,若真要走創作這條路,妳就不能只依自己的喜好,去選擇什麼想看,什麼不想看……
  我再次點點頭,因為我心裡很明白,她說這些話也許會是最後一次!
……妳唯有將所有的書都看過,才有資格說什麼是妳喜歡的,什麼是你討厭的。就我們而言,言情小說是不適合我們閱讀的,若妳想以創作打造未來的路,那麼就不能在碰任何的言情小說……」嗯!這……對我來說恐怕不好戒哩!
  「……依妳現在的創作方式來看,所受的影響還是太深,唯有多吸取各名家經典,妳才能有所成長……」我,感動的難以言語,因為老師她正在對我做任是兩年來最後的指導,她真的很了解我……
  「不過,現在妳也就要快大考了,當然不是要妳現在就去看那些經典,只是想和妳說,不論上什麼大學,多讀多看,是充實自己的不二法門,若將來真的想從事創作這行,依妳的資質而言是需要更多的努力的。今天找妳來看這則報導,也不是想要打擊妳,而是希望妳能有所警惕……」我想,就算今天我不是國文小老師,老師她對我的關心依然如此。
  她想將我的眼界涵養提升,期盼我能和她站在同樣的高度看世界。
  「老師,我懂的,我會努力克服我的缺失。」
  她是真的想救我,想將我從昏暗中拉起,不讓我在醉生夢死,她是切實的給予我肯定,並表示她對我的期望。
  「剩下一個月,好好衝,因為那可能會影響到妳未來的十年,而我也可能再也沒機會對妳說這些,沒機會在妳身邊對妳作提醒……
  「那我把您今天說的話寫下來,貼在書桌前,時時看,刻刻叮嚀著自己。」我笑著提議。
  「那怎麼可能,我剛剛說了那麼多,而且……」在這之後我們又聊了很多,可是我總覺得這段話似乎耳熟能詳,我想是因為這兩年來,她一直對我耳提面命吧!
  就在一週後的畢業典禮上,我對晨提起了這件事,告訴她我的感受及決定,還有畢業來臨我對她的不捨。俄頃間刮起了一陣強風,晨給了我一個擁抱,並親吻我的臉頰,在這陣狂風中,在那人聲鼎沸理,我聽到她說:「就讓我以好友的身份……」但是,四周太吵雜我聽不到她的話語:「晨,妳說什麼我聽不到!」
  「夢……若夢……」這時,另一個和晨一樣的聲音在此交疊,而我眼前的晨不知會何,她的身影竟然在我眼前逐漸淡去,週遭的影像成慢動作放映。
  「夢若夢……」我驟然意識到自己被隔離,就在這不尋常的空間內,晨的叫喚卻瞬間變得清晰……
  「若夢是我……
    *                                                                            
  「若夢,妳該醒了,再不醒我們就要遲到了。」晨輕柔的聲音一如往常,不曾變過。
  「我夢見妳喔!」我睜開眼,笑著對她說。
  她笑著低下頭,輕啄我的雙唇,蜻蜓點水般不帶一絲情慾。
「妳夢到什麼?」晨典雅的臉龐,疑惑的看著我。
<待續>
我發現,我上一次斷錯地方了ㄟ^^b我對不起大家(努力懺悔中),上次最後的地方和這回的開頭是相連的,在此說明是怕有看的人覺得怪怪的= =|||我下次一定會小心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