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文字和圖片,紀錄曾有過的美好一切......
  • 215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鳥葬之山<我腦中潮濕的泥土>賞析

鳥葬之山< 我腦中潮濕的泥土>賞析   擷取某段內容作賞析:   埋在深山土中長達七年的肉體,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雖然沒見過,但應該不會還是人型吧!雖說骨頭可能還在──   我的腹部應該被許多樹根侵入,肋骨上應該也纏著好幾種樹木的樹根吧!   說不定曾是我肉體的某些部分已經被這些樹根吸收,成為樹木或枝葉的一部份。   這麼一來,身體被吸收的部分變成葉子,而這些葉子或許又掉落在埋著我的土地上。那麼,在我上面這慢慢堆疊著自己過去的肉體。   啊──   我這麼想像著,我就在山的內臟中。被山所消化、被樹木吸收,在山與樹的時間中,肉體漸漸溶化了。   所謂我這個存在,不管是肉體或精神,要與山完全同化需要花多長的時間呢?   真是非常甜美的想像。   回歸母親的子宮,或許就跟這很相似吧!遙遠的羊水記憶──   這篇短篇的小說一開始就直接的點出了,這是一具屍體在思考在回憶過去的故事,而作者通篇用第一人稱"我"來敘述,使讀者更容易融入劇情中,同時也直接的接觸主角,也就是屍體的這個角色。這點很特別,因為讀者接觸到的對象不是活生生的人,也不是死後的鬼魂,而是個有意識的屍體!   在整篇故事中,我所擷取的這段是最讓讀者感覺到身為一具屍體的感受。作者用自言自語的方式讓屍體帶領著讀者進入他的思想。用很簡單很淺白的問句提出了個疑問吸引讀者後,便開始自問自答的描述身為一具屍體該如何的被大自然吸收。   於是透過屍體本身的想像引領讀者進入肉體腐化的世界,從"我的腹部應該被許多樹根侵入,肋骨上應該也纏著好幾種樹木的樹根吧!……"再到"我這麼想像著,我就在山的內臟中。被山所消化、被樹木吸收,在山與樹的時間中,肉體漸漸溶化了。",這整段的內容簡單卻又直接的侵入讀者的思想,就好像自己已經變成了那具屍體,而且還正在被山林所分化吞噬。   而這個已死去者的屍體,在被分解的同時還在想著"所謂我這個存在,不管是肉體或精神,要與山完全同化需要花多長的時間呢?真是非常甜美的想像。",這句話完全點出了這具屍體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死而感到恐懼或是不安,甚至覺得這樣的想像"甜美",通篇的描述沒有任何一字一句和鬼怪有關的事物出現,卻在淺白的字字句句間給人帶來了毛骨悚然的感受。   讓人在體驗到被分解的同時,不禁又提出疑問,這是一具怎樣的屍體?於是在這樣的引領之下,屍體又開始想像了想像被分解的這個狀態就像"回歸母親的子宮,或許就跟這很相似吧!遙遠的羊水記憶──",以回到人體最初來到世上的狀態的問句,揭開了這具屍體一連串的想像,同時在屍體的自白間慢慢的拼湊透露出這具屍體身前的點點滴滴以及他的身分。   從這擷取的這段最能明顯的看出,這具屍體以一個旁觀者的身分在看待自己被逐漸分解這件事,而能讓他真正在意的則是有關母親這事的回憶,整篇小說的高潮就由"遙遠的羊水記憶──"這句話開始,而在這之前的描述都是精心刻劃的思緒安排,一步步的引領我們邁入這具屍體的記憶隧道。在這簡單直接的描述當中,再再透露出了一絲又一絲的詭異氣息,直扣你的心弦,卻又使人忍不注的跟著屍體的記憶走,再如何不可思議的事好像都逐漸的變得合情合理,卻又無比的弔詭。   而這邊"真是非常甜美的想像"一句話,也已經和後面的劇情呼應,並暗指著這具屍體身前可能的身份。畢竟當樹根深入你的軀體鑽進你的血肉,吸食你的身體時,都是把你當成食物,用一種靜靜的方式慢慢的生吞活吃掉你,這樣的一個畫面並不如表面上,作者所描寫的那般祥和。而作者卻用最容易懂的字句包含住了一個事實,同時也用這樣的手法隱約的透露,這是個和吸血鬼有關的故事,當然在這段文字中沒有直接點出,這就是作者高明的地方,透過輕描淡寫的方式,一步步的揭露故事的真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