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文字和圖片,紀錄曾有過的美好一切......
  • 21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一字之差!(上)

作者 : 鄭伊軒 日期 : 2006/10/25 下午 10:21:33 主旨 : 描繪人物之文本與賞析(文藝三,鄭伊軒,93204507) 擷取自九把刀著《第八銅人》:   一個穿著黑袍的白眉老道低著頭,緩緩從莫名驚駭的群雄中走出。     不言不語,大袖乾癟,地上落葉無風而起,還未沾到老道衣角便脆成碎片,當真是詭異驚駭的功力。   老道一身的黑,站在七索與三丰面前,依舊沒有抬起頭來,痀僂著背。   三丰感覺一股無形巨力在眼前快速膨脹旋又縮散,綁在廣場四周的火把遽然一顫,火焰瞬間怪異的縮小。   白眉老道抬起頭來,火把上的火焰立刻轟然大盛。   「好驚人的內力,端的是匪夷所思!」群雄震驚不已。   比之三丰與七索的武功叫人如痴如醉,這老道的武功卻讓人渾身不舒服。   老道面無表情,說他是無精打采不如說他兩眼無光,叫人無法看透他心底,一張口,兩排焦黑的牙齒讓人忍不住皺起眉頭。這老道方才就隱身於人群裡,待得兩俠與華山派的決鬥結束,他才現身,一身殺氣破鞘而出。   「老道,名,不殺,字,才怪。沒事的,走,留下,跟這兩個,一起,殺。」   老道每說一個字,聽起來平凡無常,無聲如洪鐘,亦無霹靂旱雷,廣場火焰卻不可思議的忽大忽小,群雄感到強烈的肅殺氣氛,有些頭暈。等到老道示下江湖最可怖的名號,群雄盡皆變色,立刻往後退出大空地不敢靠近。   擷取此段是武林第一高手的不殺道人。開篇首先描述他的衣著相貌,「穿著黑袍的白眉老道」,如此黑白鮮明的對比,就如京劇中人物臉譜一般一目了然,又似乎暗示此人就如黑白無常這對取人性命不留半點情份的鬼域差吏,令人毛骨聳然。   接著就描寫此一人物出場的不凡氣勢。「一股無形巨力在眼前快速膨脹旋又縮散,綁在廣場四周的火把遽然一顫,火焰瞬間怪異的縮小。」以無形無質的殺氣描述不殺道人的強大壓迫感以及無人能比的絕頂實力。   接著描述不殺的面容。「說他是無精打采不如說他兩眼無光,叫人無法看透他心底,一張口,兩排焦黑的牙齒讓人忍不住皺起眉頭。」看起來長相平凡無奇,甚至有些醜惡,但因為早已顯露出他非是平凡人物,這樣的形容反差效果強烈,再加上面無表情,兩眼無光,更讓人無法看清不殺的真實面目。   最後再由對話詮釋不殺道人的威勢與霸道之氣。「老道,名,不殺,字,才怪。沒事的,走,留下,跟這兩個,一起,殺。」簡短的字句帶給人一股不容抹滅的極強權威性,其內容更是令人戰慄不已,雖視人於無物,但就是這股霸氣,憑恃著他出場時造成的威嚇效果,更讓人有不得不遵從他命令,否則便有死無葬身之地的的感覺。   尤其描寫群雄聽到不殺之名時的震驚之情,更讓不殺道人在這段描寫中的形象不斷拔高。   全篇衣著與長相著墨不多,僅僅開頭寥寥數句,但重點全集中在不殺道人的濃厚殺氣與不怒自威的強大壓迫力,造成另外一種強烈的刻劃感,?有如模糊的人影,但周圍全是描繪的有形有質的強烈氣氛,帶出了這個人物威勢至上的形象?。   PS:也許與各位閱讀習慣不甚相同(一般來說文本使用的字型是標楷體,而賞析使用的是新細明體或細明體),但個人比較喜歡標楷體,所以把賞析部分使用標楷體**,而文本部份,因要區隔開來,只能反其道而行*使用新細明體,望各位體諒。 意義不明確 措詞較不妥 **刪字 改正 ==========================================================================================   全篇衣著與長相著墨不多,僅僅開頭寥寥數句,但重點全集中在不殺道人的濃厚殺氣與不怒自威的強大壓迫感,造成另外一種強烈的刻劃感,有如模糊的人影,但周圍全是描繪的有形有質的強烈氣氛,帶出了這個人物威勢至上的形象。 修改成以下:   全篇衣著與長相著墨不多,僅僅開頭寥寥數句,但重點全集中在不殺道人的濃厚殺氣與不怒自威的強大壓迫力,造成另外一種強烈的刻劃感,營造出無人能*與其抗衡的形象。   另,「更讓人有不得不遵從他命令,否則便有死無葬身之地的感覺。」此句,竊以為與前面「有」字有重疊語氣之虞,唸起來不甚順暢;但又推測得知老師此舉意在使我們站在評論者的角度評析文章,而不是融入其中大發所感,因而以一字(有)之差改變其敘事角度。在此大膽將兩句融合,形成更改後的文句「更讓文中群雄有不遵其命便死無葬身之地的感覺」不知此舉可否?望老師指導之。 所改甚善!!  (←註 此句乃老師給的評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